重慶晨報記者 裘晉奕 報道
  張一白的青春電影《匆匆那年》上映14天票房破5億,成為年末電影市場最大的黑馬。不過,《匆匆那年》小說原著作者九夜茴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,她將用自己的文字告別青春,其最後一部青春小說《曾少年》將於下月和讀者見面。
  名字來自花兒傳說
  爺爺開啟文學興趣
  九夜茴的真名叫做王曉迪,即使是資深粉絲,知道這個名字的人也不多。對於這個有點神秘的筆名,九夜茴解釋,自己小時候便對“9”這個數字有莫名的好感,後來看到魔花的傳說——“傳說中,九夜茴是一種魔花,每九夜綻放一次,顏色瑰麗,香氣襲人。如果你曾背叛過別人,那麼你見到它就會受到懲戒;如果你曾被別人背叛,那麼你見到它就會得到撫慰。然而,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曾背叛過別人也被別人背叛,於是九夜茴變成了一朵有著無限魔力卻充滿更多無奈的花。”當時只有十七八歲的王曉迪被這個傳說吸引,開始用“九夜茴”作網名,後來創作時,便自然而然將它用於了筆名。
  和很多孩子深受父母影響不同,九夜茴的父親是知青,她從小隨爺爺奶奶長大,正是爺爺開啟了她對文學的興趣。九夜茴的爺爺在抗戰時投筆從戎,考上了黃埔軍校,後來做了國民黨少將。爺爺有很多朋友,每周都會聚在一起談天說地、下棋畫畫。在這群有文化的老頭的耳濡目染之下,九夜茴從小就喜歡上了古代文化。
  說到這裡時,九夜茴還透露,未來自己會寫一部家族史,“這個故事一直在我心裡,我不停地在準備著。我不是十幾歲,而是幾歲的時候就知道這些事了,隨著成長,故事積累得越多,看法也越多,我希望自己能夠盡善盡美地將它表達好。”
  80後是孤獨的一代
  現在市場屬於90後
  九夜茴是80後,其筆下的青春也是80後的青春,自然她對這個年代有著自己獨到的看法:“我們80後是孤獨的一代,我們是很奇特的一代,生活小康,感情狼狽。我們的情感無處釋放,唯一的缺口是同學或是同伴。”
  在九夜茴看來,在當下這個什麼都在飛速向前的時代,很容易讓人產生懷舊的情緒,所以很多人通過《匆匆那年》來緬懷青春。當記者提起其實有數據顯示,閱讀《匆匆那年》小說和觀看電影的觀眾均是90後居多時,九夜茴絲毫沒覺得意外:“現在整個市場的消費群就是90後的,我願意寫故事給他們看,就如當年,我們80後看70後的故事一樣。”她說,這好像《山楂樹之戀》,雖然是五六十年代的故事,但打動了所有人。“其實那個年代,你我都沒有經歷過。”
  九夜茴以青春小說成名,這也是她成為暢銷書作者的市場基礎。不過她卻對記者表示,自己的青春文學創作可能會終結。“我現在慢慢離青春越來越遠了,我要用新作品《曾少年》跟青春說再見了。”九夜茴進一步解釋說,“我也在慢慢變老,慢慢走過了青春時代,我考慮的事情,觀察的角度,自己的認知,都在不停改變,也不會再有那麼細膩的文字了。”
  九夜茴說,明年1月上市的《曾少年》包含了自己身邊所有人物的故事,人物很多,跨度很大。“它包含兩層意思:一是字面上的,另一層則是說我們都是曾少年,還不能完全和過去說再見。”
  以九夜茴原著小說《匆匆那年》拍攝的同名電影,成為年末電影市場最大的黑馬。  (原標題:《匆匆那年》原作者九夜茴 用《曾少年》告別青春文學 )
創作者介紹

Butler

nv58nvvn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